预警

对话陷网贷后溺亡大学生之父:希望大学生远离网贷,不受它的伤害

字号+作者:admin 来源:网贷界 2017-08-19 03:55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北京某知名外语高校一大三学生暑期放假返回吉林家中,在给家人留下遗书后失踪,随后其家人不断受到追债的短信和电话。8月15日,失踪大学生被确认死亡,家人发'...

 北京某知名外语高校一大三学生暑期放假返回吉林家中,在给家人留下遗书后失踪,随后其家人不断受到追债的短信和电话。8月15日,失踪大学生被确认死亡,家人发现其曾经在多个网络借贷平台贷款,同时还有多条威胁恐吓追债的信息及视频。吉林警方目前正积极展开调查。生前收催债短信:12点前不处理让你亲妈爆炸。

范泽一的死亡证明上写着“死亡原因:溺亡”,他在身前欠下13万余元贷款。父亲范立君确信儿子受到了某种威胁,“不是承担不起”,朋友张佳宁甚至怀疑范泽一遭受暴力威胁。

网贷限额令升级版出台,是去是留互金平台该做决断了

 

 

 

今年20岁的范泽一就读于北京一所外国语高校,开学后即将升入大三。8月3日,他留下遗书离家,称“我一步错,步步错”、“我的心已经承受不住”。8月5日,有人在距离范泽一家30公里外的河流里发现一具男尸,警方经过DNA比对,确认死者是范泽一。

范泽一的手机卡被恢复,根据里边的信息显示,他先后接触过20余家网络借款平台。根据银行卡记录,范泽一的第一笔借款发生在2016年7月,从网络借款平台借了1500元。7月31日他借了1100元,约定还款日为8月7日,到期需还款1600元,除了本金之外,还包括快速信审费100元,账户管理费395元,息费5元。

手机中还有不少催款消息,威胁范泽一若逾期不还款就公开亲友信息,或在学校贴吧、交流群中群发借款信息。

范泽一的遗书

范泽一的家人告诉看法新闻记者,就在范泽一失踪的次日,也就是2017年的8月4日开始,范泽一父亲的手机就开始陆续收到数十条的信息,信息内容都是追讨债务。

其中一条信息内容为:账单今天3点前查不到全款,马上群发通讯录,贴吧通告学校领导,及辅导员,并上传个人征信记录,后果严重,自己看着办!

另一条信息的内容为:逾期者注意了:在(再)不归还欠款,我们在你学校的贴吧,交流群、兼职群群发你的借款信息,马上开学了,去学校逮你,最后通过速X借申请仲裁,欠债还钱,别让我找到你,现在归还欠款一切好说,不要等你哭着求我。

与此同时,范泽一的父亲还接到多个追债电话,电话里的人在谩骂之后都声称范泽一借了高利贷,现在联系不到范泽一,所以向其家人追债。

8月14日,警方的DNA比对出了结果:经过与范泽一的家人比对后,认定被发现的浮尸就是范泽一本人。

警方出具的《死亡证明》中,给出了浮尸的死亡原因:溺死。同时警方也通过法医鉴定给出了死亡时间:2017年8月5日。

借款平台以微信公众号的形式存在

学生溺亡家人遭网贷追债 每天2000元的利息增长

范泽一被确认死亡后,警方在其身上找到了随身携带的手机,遗憾的是由于手机已经被水浸泡无法使用,但手机里的SIM卡完好无损。

恢复了范泽一的手机内容后发现,在其手机微信通讯录里,有多个网络借贷平台的微信公众号。

恢复范泽一手机上的追债视频

通过调取银行卡记录后显示,范泽一从2016年7月开始,从一个名为“速X借”的网络借款平台借了第一笔1500元,随后就从另外一家网络借款平台借了3000元钱用于归还“速X借”的钱,然后再从另外的借款平台再借出更多的钱用来归还上一笔欠款。

就在范泽一已经被确认死亡的8月15日,某借款平台还在给他手机发来的催款信息,内容为范泽一已经欠该平台13万多元的欠款,并且该笔欠款在以每天2000元的利息增长。

通过范泽一的微信记录还发现,除了“速X借”外,他还在“今X客”、“哈X米”等网络借款平台上借款。

看法新闻记者从这些平台与范泽一的聊天记录里发现,这些平台借款给范泽一后,都会有一个借款的明细发送给他,而在这些明细里,借款平台都把借款的利息定得很低,但同时都会收取高昂的“账户管理费”。
以一家名为“青春X贷”的平台为例,2017年7月31日,范泽一从该平台借款了1100元,约定的还款日期为2017年8月7日,该平台计算的利息被称为“息费”,只有5元钱。但该平台为这笔1100元的借款开列出了“快速信审费100元”、“账户管理费395元”,加上本金和利息,范泽一应该在还款日偿还1600元。

而在另一段由讨债人发送标题为“山东催收团队”的视频中,多名赤裸着上身的男子正在殴打几名抱头蹲在地上的青年,同时视频中充斥着谩骂的声音。

贷款平台变身公众号

看法新闻记者也在手机上关注了范泽一所借款的几个贷款的微信公众号。结果发现,这些微信公众号的内容都非常简单,都只有“我要贷款”和“我的贷款”两个目录。

当记者点击“我要贷款”时,被要求详细填写个人信息,包括个人的身份证号、家庭详细地址、家庭主要成员及联系方式等信息。

这些微信的贷款平台都打着“只凭身份证快速放贷”的广告,宣称最快“3分钟放款”。

从这些微信公众号注册的信息来看,大多是一些“科技有限公司”、“企业信息管理公司”在运营维护。

看法新闻记者联系到了其中一个名为“青春X贷”的微信公众号运营公司,该公司的负责人表示自己并不知道有“青春X贷”这样一个贷款的微信公众号,更没有运营过这个公众号,完全是有人冒用。

看法新闻记者通过对多所高校的在校大学生采访后得知,类似于“今X客”、“哈X米”、“青春X贷”和“速X借”这样的贷款平台再校园里传播很广,很多学生手机里都有这些贷款平台的微信公众号。

同时还有学生表示,这些公众号一般都会在校园的兼职群里发布兼职工作的信息,让学生介绍同学贷款,并给介绍贷款的学生有一定的回扣或提成,介绍一个同学关注了微信公众号,就要用手机拍个照片,然后凭照片可以领到几十元的奖金,但前提是介绍者自己本身必须也要从这些平台贷款。

 

但家人和朋友都没有察觉到异常。今年春节,范泽一向张佳宁借了200元,他说要应急,张佳宁也没问,他觉得朋友在北京生活,开销难免会大,“现在大学生都不容易。”张佳宁告诉每日人物,他周围有许多同学都在通过网络借贷平台借钱,到最后只能向父母求助。

范立君现在仍不断接到催债电话和信息,家里人始终想不明白,范泽一为什么“非得要结束生命来了却这个事”。

“从来看不到他乱花钱”

每日人物:孩子离开家那天发生了什么?

范立君:当时没发现什么异常。早上起来他跟他奶奶说要回家去一趟。临走的时候还给他奶奶充了100块钱电话费。等到下午的时候家里人给他打电话,两点钟左右,发现电话关机了,以为是上哪儿玩去了。到四点钟的时候再打电话,还关机,家里人觉得不对了,到楼上一看,哎……他留了一封遗书。

每日人物:看到遗书是什么心情?

范立君:当时就是着急,然后第一时间报警,家里所有人、朋友都是出动去找,但是都没有找到。

每日人物:孩子是跟奶奶住在一起的吗?

范立君:对,他也一直住校。我上一次见到他都挺长时间了,因为他这次放假我没在家,已经有几个月没见了。

每日人物:你平时跟他交流多吗?

范立君:很多很多,基本上我俩天天都会通话,而且他出事的前几天,我俩一天会打四五个电话。

每日人物:都聊些什么?

范立君:那段时间他考驾驶证,就聊聊驾校的事、家里的事,还有就是聊聊他,包括他兜里缺不缺钱。这个平时都会问他,我们家亲戚非常多,都会给他点零花钱,这个由他自己支配。

每日人物:他会主动向你们要钱吗?

范立君:不会,如果他有需要都会跟我们说,爸我要买双鞋,买条裤子,你支援点。或者到换季的时候我们也会给他买。比较少提,从来看不到他乱花钱什么的。挺懂事的。

每日人物:孩子有什么爱好吗?

范立君:他最大的爱好是打篮球,因为个子高嘛,超过一米九。他在高中的时候和他的老师、同学上体育馆去打篮球。他性格挺好,也挺随和的。

每日人物:那孩子在借贷平台上借的钱会花到哪里去呢?

范立君:这个我们也真的不太清楚,但是我后期在他手机的微信里发现,他这个东西就是个高利贷,以很少的利息来诱惑大学生进入这个平台,进来之后就不是那样了,短信会发过来,说一个小时10个点,一天就要500块钱利息。我们已经报案了,省里也成立专案组了。

催债电话每天几十个打到手机里

每日人物:他手机里的信息可以恢复吗?

范立君:可以,现在只差个开机密码了,警方还在破解。

每日人物:这几天还收到催债的短信和电话吗?

范立君:有啊,今天我还收到两个,说我们家孩子欠钱逾期了,要影响他的银行信誉,他还不相信我们家孩子已经没了,还在催。现在就不断往我的电话里打,孩子走失的第二天就打来了,一天几十个。

每日人物:刚接到电话的时候怎么想的?

范立君:刚开始的时候还想着我孩子怎么借了高利贷了呢?孩子借高利贷这点家里也不是承担不起,也不能以这种方式,一直在困扰我们,他的母亲天天哭。

每日人物:欠款一共大概有多少?

范立君:有13万吧,而且是利滚利之后的,还不是本金,但我们也统计不出来本金有多少。

每日人物:你怎么回应呢?会跟他们说孩子已经没了吗?

范立君:他们应该会看到新闻的吧。现在我们家孩子没了,我还能考虑他们钱的问题吗?本身就害人,我没有心情去考虑这个事了。

曾不止一次和孩子讲过校园贷,呼吁大家远离

每日人物:以前听说过校园贷之类的事情吗?

范立君:我听说过,我也不止一次跟我们家孩子说过这个事,我说你要没钱就跟家里说,家里会给你解决的。我万万没想到,这孩子怎么能走上(这条路)。而且我们家现在唯独想不明白的,就是欠了高利贷,他们是什么形式来威胁到我们家孩子,促使他非得要结束生命来了却这个事,始终不明白。

每日人物:当时跟孩子说校园贷这类事情的事情他是什么反应?

范立君:那是15年他刚上学的时候,他就说,我不能。意思是不会碰。一切都很正常。就是从到杭州实习开始,开始借钱了。这是我们后来了解的。

每日人物:现在回想起来,从杭州实习回来之后,孩子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范立君:说句心里话,真没有。这孩子吧其实心事比较重,什么事都放在心里头。

每日人物:他是不是挺多事情都愿意自己来担的?

范立君:这一点我承认,以前高中的时候他妈妈在家管他做作业,他中午给我打电话说,爸你放心,家里有我,我是男人。放假的时候还会帮他奶奶去地里干活。

每日人物:借贷的事情也从来没向家里求助过?

范立君:要是不发生这件事,我估计他会跟我讲借钱的事。但是这次可能是什么事情太突然了,让他临时做这个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来承担这个事。真的想呼吁一下,我的孩子确实是没了,家里人都是非常伤心,希望以后大学生都远离这个东西,不要再受它的伤害,太坑害大学生了。

温馨提示:网贷界(www.wdj168.com)是国内首家互联网金融理财P2P网贷资讯门户网站,用户在本站发表、转载的任何文字、图片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