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香拜佛许愿就虔诚吗?你和佛祖可能有个误会!文化

2016-01-13 21:55:24
佛教本是反迷信的产物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异见(微信号:yijian1000),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文/盒子枪

我有个朋友,最近不知怎么开始信佛了。饭前饭后捏串念珠,感觉有摸有样的。没事就向我抱怨:“还是没钱啊,市面上好的紫檀念珠得十几万。去年陕西化度寺的一尊沉香古佛淘宝上都拍到300多万了。”“还是没时间啊,要不然每年去山里住个把月,烧香礼佛参禅许愿顺便净化心灵。今年过年北京雍和宫的头香在外面排了三天,得香这哥们真有闲啊!”“还是没缘分啊,也没个高人收了我。咱不求当什么活佛,偶尔精神涣散内心迷茫的时候点化点化我也好啊。”我点了点头,认真的说:“听说白云观门口有位大师,不妨去试试。”

据统计,在我国16岁以上人口中,有1.2亿人宣称相信佛教(非皈依)。但有趣的是,这些人同时也宣称没有特定宗教信仰。他们大多数人都和我那位朋友一样,其实对佛教并不了解,甚至将其归类于我国传统文化,与民间信仰发生混淆。佛祖、财神与关公,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本质区别。而实际上,如果真要追溯佛教的历史,其初衷甚至可能与大众的想法恰恰相反(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异见】)。

△近年来佛教在我国城市发展较为迅速,尤其在中上阶层人群中传播较快。但很多人仅仅是是为迎合潮流,对佛教教义所知甚少。而随着藏文化的流行,藏传佛教开始被大家追捧。一时间“活佛”遍地,网友甚至调侃:“朝阳有三大特产——热心群众、吸毒明星和仁波切上师。”

佛教本是反迷信的产物

两千五百多前的恒河流域,战争频仍,百姓疾苦,社会上出现了诸多思潮。这其中以吠陀教(婆罗门教)影响最大。但随着时间的发展,恒河中下游地区社会动荡加剧,渐渐出现了许多怀疑婆罗门教义的声音。尤其是其教义规定的“种姓制度”与“祭祀万能”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抵触,这些人后来被统称为——沙门。沙门并不是一个统一的教派,其内部学说众多。耆那教称共有“三百六十三见”,佛教则称有“九十六种外道”。但无论如何可以肯定的是,沙门思潮影响深远,并共同反对婆罗门教。而佛教就属于沙门的一支(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异见】)。

△《本生经》里曾经讲了这么一个故事:一位叫婆罗马达塔的婆罗门,本来准备好一头牛去祭祀神。但在去邻村取盐的时候,他的牛被路过的猎人吃了。当他回来时,看到剩下的牛皮和内脏,深受刺激并大声叫嚷:“我的火神啊,如果你连自己的牛都保护不了,又如何保护我呢?”于是他把牛皮和内脏抛入火中,从此加入“沙门”。

在现在的尼泊尔与印度边境地带,当时有一座迦毗罗卫城。城中王子20岁就离家游学,加入沙门,寻求摆脱人生痛苦的方法。他先后尝试了“禅定”与“苦修”两种当时沙门的主流方法,但都觉得其过于极端。为了寻找“中道”,他来到伽耶,最终在一棵毕钵罗树下悟得了“四谛”真理。从此他被世人称为“佛陀”,即“觉悟者”。

坦率的讲,佛陀的思想一开始就和沙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沙门最大的宗旨就是对婆罗门教所供奉的神进行批判。佛陀认为,宇宙间的一切事物和现象都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具有普遍联系的。佛家把一切生灵都称为“有情”,“有情”在宇宙间轮回反复。但“轮回”指的并不是一个恒定的灵魂在各界往复循环,因为“有情”只是色、受、想、行、识五种元素的聚合体(这五种元素统称为“五阴”)。个体死亡不过是组成“有情”的“五阴”分崩离析,但分裂后的种种因素很快会在因果链条上发生新的聚合。因此佛陀认为并没有“我”的存在,“我”不过是“五阴”短暂的聚合。

但佛陀从不否认神的存在,只不过神并非是超脱宇宙的独立。世间没有事物是恒定不变的,既然都是“五阴”的聚合,万物刹那间生灭相续,大家遵从的都是因果规律的制约,神也不例外。有果必有因,有因必有果。无论是祭祀还是偶像崇拜,都无法摆脱这一制约。佛家将这一规律称之为“因缘”,将导致果报之因的行为称之为“业”。所谓“诸行无常,诸法无我”解释了客观事物变化发展与普遍联系的规律。佛陀教给我们的,实际上是一种朴素的辩证法思想。

悟道后的佛陀首先到婆罗奈城郊的鹿野苑,寻找曾随他一道出家的五位侍从,并从不同角度向他们讲授了三遍佛法,佛史称“三转法轮”。五位侍从先后皈依,号“五比丘”。后来佛陀往来于各国向世人传法,80岁逝世于拘尸那迦城河边的婆罗林中。人们为了纪念他,将他悟道的毕钵罗树称为“圣树”,并改名为“菩提树”。八国分其舍利(骨灰),并为安放舍利修建了佛塔,在塔上雕刻车轮(象征法轮)。再后来,大家为纪念佛陀与他的思想,为他修建了像(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异见】)。

△早期的佛像是人们为了感谢佛陀的教导而修建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纪念他。本质上这与拉什莫尔山上的总统像并无本质区别。2001年塔利班炸毁了巴米扬大佛,他们荒唐的把佛徒对佛陀的感情与偶像崇拜联系在一起。

大乘佛教,异端还是必然?

其实,佛陀带给大家的是一种认识世界的全新方法,或者说是一种世界观。因此早期的佛教很难称之为宗教,充其量只是一种哲学思想。而且当时也没有像后来那样组织严密的僧团机构。即使是佛陀在世时,大家也仅仅是拥戴佛陀的权威。早期的僧团,多半是追随导师过着云游生活。任何阶层任何种姓的人都可以加入。他们或在城市或在郊区,或静坐沉思,或布道乞食。可以说,早期佛教追求的是一种“出世”的思想。特别是对于“涅槃”的追求,使得佛教成为了一门完全游离于日常社会生活之外的隐学(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异见】)。

△“涅槃”是梵文的音译,原意指火灭或风散。佛教理论中,用来指代熄灭了一切烦恼,超越生死时空。“涅槃”的另一个特征是“不受后有”,即超越了轮回。但佛教坚决反对把“涅槃”理解为死亡,因为死是与生紧密联系的。这也使得“涅槃”带有了神秘的宗教色彩。

而另一方面,佛教虽然有着悲天悯人的特征,但教法本身并没有与社会道德有过多联系。举个例子,比如我们常说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佛家这句话揭示的仅仅是一种因果规律,并不是一种“‘我’做善事,所以‘我’得善报;‘我’做恶事,所以‘我’得恶报”的道德警戒。佛学讲“诸法无我”,既然无“我”,报也就未必在“我”身上。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种下善因的人未必能自己得到善报。同样,前人砍树后人无凉可乘,前人种下的恶因也可能报应在后来人身上。这种既晦涩又毫无利害的哲学理论,对于普通人是毫无吸引力的。

因此佛教的早期传播仅仅局限在社会上层,僧团布道与发展的主要对象就是商人与贵族。这些商人与贵族们大量资助(布施)各个组织,包括佛教在内的很多沙门都是它们的资助对象。这些人类似于佛教早期发展的天使投资人。但随着佛教进一步的发展,其晦涩的教义与出世的思想完全成为了障碍。如果说佛教在当时各种哲学思潮涌现的印度还具有一定群众基础的话,那么在向印度以外地区的传播过程中原始佛学愈发显得水土不服起来。由于周边地区并没有受到过婆罗门或沙门教育,对于佛教思想很难接受。佛学内部很多人都发现,佛教如果想谋求更大的发展获得更广泛的传播,必须将底层人民纳入到传播体系中来。这几乎是任何一种大众宗教的必然选择。因此在这时,“大乘佛教”适时地出现了(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异见】)。

△阿育王,(公元前273—前232年在位)古代印度摩揭陀国孔雀王朝的第三代国王。曾统一了整个南亚次大陆和今阿富汗的一部分地区,是印度历史上最伟大的君主。晚年皈依佛教,广建寺院,慷慨布施。佛教开始在印度广泛传播,并在他的倡导下走出本土。佛教后来给予其“转轮王”的崇高称谓。

大乘佛教最早是作为原始佛教的异端分化出来的,并且经历了相当激烈的斗争。由于其力图参与社会的世俗生活,要求深入众生,更多的带有“入世”特征。但是从传播学的角度看,大乘适应能力更强,包容范围更广,能迅速适应所到之地的民族特点。

大乘佛教首先强化了对于佛的崇拜并开始构造佛的本生。从此佛由人变成了神,将觉悟了的释迦侔尼扩展为三世佛、四世佛、七世佛等说。到后来,佛的地位越来越高,逐渐变成了一位全知全能拯救众生的救世主形象。人的命运不仅决定于自己的业力,而且决定于佛加被的神力。成佛也成为了佛教徒最终的修行目的。

同时,大乘引入了“菩萨”的概念。大乘的佛典将成佛的过程无限延长,因为它将深入民间拯救苍生作为了成佛的前提。而这种寓自我解脱于救苦救难普度众生的践行,就称为“菩萨行”。发誓从事“菩萨行”的佛徒,就是“菩萨”。“菩萨”概念的引入为佛教徒们引入了一种全新的修行方法,将成就“无上菩提”定为高于涅槃的最高理想。

大乘佛教的“入世”思想以及对于其内部的宽容使得在发展过程中不断吸收“外道”与当地文化,佛教很快的在周边国家扩展。与之前需要寻找天使投资不同,大乘的出现使得佛教成为了全民众筹的组织,底层百姓踊跃加入到了信佛造像的运动中。你不礼佛,佛不理你。拜佛迅速成为了一种道德投机。而各位菩萨和罗汉借着造像的势头也迅速成为了佛陀这位“主神”之外的次要神灵了。

佛教在我国内地最早其实是作为一种谶纬方术而发端的。我国早期的佛教依附于黄老道术,侧重“祠祭祝诅”,在汉代的王孙贵族间流传甚广。当年信奉道教的汉桓帝,就以极隆重的仪式同时拜祭太上老君和佛陀。当佛教逐渐融入了我国文化中时,那些早期佛教视作“邪命”而予以激烈排斥的咒术,逐渐成为了传播佛教教义的手段。除了具有学识外,治病安宅、驱鬼役神、降龙求雨几乎成了历代高僧大德的必备条件(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异见】)。

△历史上很多高僧在佛学上都有很高成就,但大都被其神异事迹所掩。佛图澄很可能就是这样一位。这位来自于西域的僧人,并没有留下什么成文学说。不过从他的很多弟子造诣来看,佛图澄的学识可能很高。可惜《高僧传》对他的记载多是“善诵神咒,能役使鬼物”、“以麻油燕脂涂掌,千里外事皆彻见掌中”之类。佛图澄开创了我国神异僧侣之先河,渐渐地使神通、医术、占卜、驱魔作为民间判断高僧的标准。

发生变化的可能还不止是僧侣。佛教中“布施”是实现慈悲精神的主要方面。但它由最早佛徒对于贫困者的无私救济,转变为佛徒用个人财产对僧侣进行无条件的施舍。寺院的财产开始集聚膨胀。人们疯狂的向寺院捐献财产以求换取福报,使其成为下个轮回的道德资本。他们并不了解佛陀所谓“诸行无常”、“诸法无我”的本意。古往今来如那位“舍身同泰寺”的梁武帝萧衍似的人简直不胜枚举。虽然这种类似中世纪欧洲教廷“赎罪券”的思想一直被佛教内部人士所批驳,但却依然无法阻止信众高涨的热情。

和僧侣与佛像一样,寺院也开始走向神坛。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寺院的灵验远比高僧的神通更为实际。高僧未必能有缘得见,但去寺院求香却显得容易得多。尤其是我国民间自古就有多神崇拜传统,寺、庙不分,有些地方佛道经常共处一庙,其功能简直包罗万象:大到占卜国家命运,小到治疗不孕不育,求升官求发财,求家和求心安。供桌前是袅袅的香火,供桌下是虔诚的信徒。至于供坛上是佛祖还是关公,也许未必那么重要。

智者与神灵,人们往往选择后者

很多人都认为,哲学是神学的基础,但其实神学要高于哲学。因为神学的上层可以通过解释世界去抚慰人心。不过可惜的是,大家在接受宗教的过程中,过多的注意了宗教的“安慰剂”效应,将宗教混淆成了迷信——一种真正和宗教相悖的状态。也许任何面向大众的思想,最终并不是被大众接受,而是被大众改造。

人性使然。

现在很难想象,耶稣早年的传教过程其实很可能异常坎坷。与“圣子”的身份相比,他更像是一位谦卑的智者。可惜他真正被人所熟知却得益于他展示的那些“神迹”、他独特的“神之子”的身份以及保罗在其生后不遗余力的宣传。即使基督教早期极力反对偶像崇拜,不过可惜的是,这依然无法阻止基督徒对圣徒遗骨和十字架的礼拜。而且没过多久,异教的燃烛、跪拜仪式也走进了教堂。教义败给了人性,耶稣和他的母亲被信徒赋予了形象,虽然基督徒们可能并未真正见过他们的形貌。

佛陀在鹿野苑向众比丘布道时,曾经讲过一个故事:过去有一个名叫陀舍罗诃的人,他有一面战鼓。战鼓声音响亮,非常好听。但是由于战鼓逐渐老化破旧,鼓手不得不对它进行修补。随着时间的推移,战鼓的每一处零件都被进行了更换。问题是,这面战鼓还是原来的战鼓吗?

这个故事被记载在《杂阿含经》里。无独有偶,在同时代的古希腊,哲学家们也提出了一个类似的忒修斯之船的问题。我不知道古时候东西方是否有交流,但历史有时候的确是惊人的相似。只不过西方哲学家们讲这个故事是作为一种哲学思辨,东方的佛教徒们却将它作为“大乘非佛”的理论依据。

佛教内部关于谁是正统的争论绵延至今,作为一个外人的我是没有资格参与的。但是我有时在想,大乘的出现很可能是人性的必然。爱迪生虽然发明了电灯,可是后来出现的荧光灯、节能灯依然也是电灯。是不是电灯,其判断标准不应该是“是否是由爱迪生发明的”,而是通电以后能不能亮。只不过大多时候,当我们的灯坏了,第一反应不是去修理电灯,而是去拜膜拜爱迪生,希望他能保佑我们的电灯重新发光(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异见】)。

△大乘佛教认为原始佛教只是佛陀对浅根下愚者的权变之说,而非“究竟”之言,所以在多数情况下,自命“大乘”而贬职其为“小乘”。近代学着习惯沿用这一称呼,但已经不具有褒贬之意。

看我,看世界!关注公众号:异见(微信号:yijian1000),回复盒子枪,查看作者更多精彩文章:《伊斯兰教真是恐怖分子的温床吗?》、《回族、回民、回回,傻傻分不清楚》.....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