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斐向左丁磊向右,孙晓东向哪里?去通用的职业彷徨文化

2016-01-13 21:55:14
有人说他这次离职是因为投资方对他不满,有人说是由于孙晓东上位,也有人说是因为他老了,玩不动了。这些都不重要,非要找个离职原因,今天天气不好也可以是。重点是他走了。

观致CEO墨斐离职了,他在此岗位的时间尚不满1年。

有人说他这次离职是因为投资方对他不满,有人说是由于孙晓东上位,也有人说是因为他老了,玩不动了。这些都不重要,非要找个离职原因,今天天气不好也可以是。重点是他走了。

一个来的时候意气风发,“对观致的未来充满信心”的高管离职了,无论是离开还是被离开,这多少让人唏嘘。让人想知道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像探究两个原本发誓一辈子在一起的人,终究分手了一样,两者之间肯定是出现了某种不可调和的矛盾,以至于分崩离析,各自天涯。

在通用呆了30年之后,墨斐还去过克莱斯勒、CODA、李尔公司等。这时,我不禁想起另一个从通用离职后分别在PSA、吉利,呆了半年和1年半的,同样出自通用系的已离职高管孙晓东。还有前天远在拉斯维加斯为乐视超级汽车概念车站台的丁磊,从通用离职后,去了政府部门供职4年半之后,加盟乐视,也是通用系已离职高管。

这三位通用系高管,分别在通用呆了30年,15年,23年。离职后在下家呆的平均时长都很短暂。这恐怕能说明一些问题,或许,离开通用去其它企业,他们都有某种程度上的不适应。

孙晓东和墨斐

这时,我脑中一些记忆的碎片开始自动排列组合,我回想起有次与浦东某汽车企业的公关姐姐聊天的场景,那天她就着精致的妆容,挺括的套装,眼神不无无奈和鄙夷。

她说起到新单位后由于公司制度设计的不完善,事情没有明确的责任方,因此每一件事都存在扯皮的空间。由于职场天然的竞争属性,导致了为了自保,她不得不参与其中,为每一次大大小小的会议提前打上腹稿,如果是天蝎座,还可以在前面加个黑字的那种腹稿。

以至于总结到新公司后自己最大的提升,就是滴水不漏的扯皮功力。这一点让她很绝望,深深地羞辱了她离职后去另一家公司施展拳脚的抱负。这位姐姐的前公司就是通用。

我又回想起前不久,某被中国汽车企业收购的外国汽车企业的市场部哥哥,皱着眉,说起自己公司没有人在踏踏实实干活,都在钻营推卸责任的能力,而这件事竟然非常讲究逻辑的严密。他懊丧自己跳槽过来之后业务能力退化,撕逼功力渐长。这位市场部哥哥的前东家也是通用。

通用出来的这两位姐姐哥哥曾经对我说过的话,这时候开始放大。他们都经历过通用完善且专业的体系熏陶,在跳槽后分别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不适应性。这在通用系离职员工身上难道是一种普遍性?

像通用这种有着几百年历史的老牌大型汽车企业,在进入中国之后,带来了一套成熟完善的管理运营体系,这个体系的设计极大地确保了身在其中的人付出回报的路径。这是通用体系的竞争力,也塑造了通用员工的职业人格。只要遵守这套体系的游戏规则,通用员工就能在其中实现自己的价值,找到自己的位置。

出于对这套体系的骄傲和认可,他们到新单位后都会自觉地对这套体系有饥渴。中下层的员工跳槽之后,由于没有了该体系的依托,在新的职场环境中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价值缺失感。中上层的领导,跳槽之后都有在新环境中构建该套体系的自觉。然而,现实中构建体系的难度却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丁磊

无论是墨斐还是孙晓东想必都感受到这种难度。跳槽之后,他们会发现,高度职业化的职业经理人引以为傲的体系设计,会和更重视情商和人际圈层的职场环境进行碰撞。最终他们都会经历两种职场文化的冲突。

由于通用系员工都被塑造过职业性格和价值观,这同时是他们的身份认同和骄傲所在,是他们不愿放弃的精神堡垒,这种原则性,他们在新环境都有所秉持,成为了他们职业生涯的价值标签。因此,这两种职场文化的冲突,会给他们带来前所未有的焦灼。

丁磊也不例外,在离开通用之后,带着一身通用赋予的光环进入政府机关,从一名职业经理人变身政府官员。倘若在官场能一展抱负,4年5个月之后,他又何必毅然决然地离开,去了乐视。离开通用之后,他身处的是更为复杂的中国式官场文化,天然的职场文化断层,更容易带来通用系跳槽后的焦灼。这种断层感在墨斐身上或许会体现得更明显,因为他本身就是老外。

如今,墨斐已经开启了下一个征途,到乐视半年不到的丁磊也已经开始重整旗鼓,到观致1年多的孙晓东在继续跋涉。去通用的职业彷徨,或许也正在提醒我们在大浪淘沙中,应该坚持什么,应该舍弃什么。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1
3